贺兰山下有兰山

2012年09月11日04728

   初见高老师的感觉,一副挺潮的黑框眼镜,满脸的笑容,和蔼可亲,思维敏捷,不像年近古稀之年。
      很偶然的机会参加了自治区葡萄与酿酒骨干培训班课程,更是很偶然的机会高老师跟我搭讪起来,有人称谓高总,我还是称高老师,因为年近古稀的长者的谈吐中透着睿智与矍铄。 “九月兰山。”“什么?叫啥?”“九月兰山。在贺兰晴雪一边。”“啊??真的假的?怎么写的?”!@#$%^&*要知道那条路我骑车走路不知道去了多少遍了,就没有发现第二家酒庄,竟然还告诉我就在晴雪旁边。高老师拿出纸笔,东西南北,坐标轴都用上了,画给我他们之间的位置,我才恍然大悟。原来,那个大门不仅仅是贺兰晴雪的入口啊,它的后面(西面)还有隐藏着一个酒庄,一个好大好大的酒庄!有种找到宝藏的感觉,我真的没有听说过,后面才发现面积还挺大。
       可能是因为本家的缘故,面对我这个说话不停,问题不停的小屁孩一般人早就不耐烦了,高老师却反过来问了我很多问题,这真是位有意思的老头,后面证明了确实如此。
        应我要求高老师拉上我开车一起回来,一方面我们顺路,更重要的是因为我脸皮太厚(明明可以一块钱公交回来的)。车上高老师问题不断,比我精神都大,一天的会议看来难不倒他,我反正是昏昏欲睡。直到他开口:“时间早着,要不到我那转转吧。”“好!”我一下子坐直了。过了和晴雪的地界之后,高老师指着车外的葡萄就滔滔不绝,09年开始到现在已经出了两年的葡萄酒了,更让我惊叹的是这里的葡萄从来没有用过农药,一点没有,不管你们信不信,我是信了。一定有人问难道没有霜霉病这类的?我也这么想的,答案是“有,肯定有的呀,但是这里霜霉病我一般不管他,一看后面都是晴天,自然就会消失的,葡萄继续长不会有大影响的,我也觉得很神奇。”高老师大笑道。眼前的确实也是如此,下车摘了几颗,很甜了已经,这是蛇龙珠。高老师说他们的葡萄糖度达到24!我又震惊了,可这就是事实。在他的园子里转聪明的最好开车,就在贺兰山脚下,大片的园子,这里准备栽什么,那里一百亩要干啥的,的确,土地这里很足够。
        接着我们到酒窖,那是还没有完工的酒窖,更糟糕的是建设过程出了点问题,透水在修补中,相比银川外面强烈的紫外线,里面凉快多了。看到了他们10,11年的酒,瓶装的橡木桶里的。到屋子里坐下后,高老师不见了,我还在找他时出来了,两本书递给我,《葡萄酒工艺学》《葡萄酒化学》,这书再熟悉不过了,高老师说自己四年前从一个门外汉到现在一直在学习中,看了很多的栽培酿造的书籍,葡萄园的一切包括育苗,灌溉系统,管理,还有葡萄酒的酿造都是自己学到自己来的,打心里佩服。我在想我要是这么个年纪还有这么好的精力和求知欲就好了。一直到最后,高老师都是精力充沛的说着眼前的事物,就像说自己的宝贝。这么热的天气,我都熬不住了,他还带我转来转去的,额头上明显的汗珠嘛。要走了还要开车送我一段,被我婉拒了,知道他忙着,这么大园子就两三个人管,真是辛苦了。
        一个人背着太阳走着,耳边是高老师说的“以后有空就溜达过来玩哈”,要知道没几天我就走了啊,几年后我一定还回来,看看贺兰山,看看山下的兰山。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