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辟蹊径的俄勒冈葡萄酒

2009-03-04 13:18 来源 :  华夏酒报 作者 :  赵家哲 图:google

    国内的进口葡萄酒消费者对美国的葡萄酒,无论是产地,还是品种,想必并不陌生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纳帕山谷、索纳玛山谷的可与欧陆顶级酒庄一较高下的酒庄,葡萄品种就是赤霞珠、西拉,乃至于果香浓郁的仙粉黛,但对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近邻俄勒冈州、华盛顿州的葡萄酒似乎知之甚少,甚至我也曾经错把华盛顿州误认为华盛顿特别行政区,真是“西辕东辙”啦。在美国,华盛顿州与俄勒冈州约定俗成地被划定为“太平洋西北产区”。

    在俄勒冈,按美国的法定产区法AVA来讲,自北向南有威廉密特山谷(Williamette Valley)、安帕夸山谷(Umpaqua Valley)、若格山谷(Rongue Valley)及俄帕里盖特山谷(Applegatte Valley)。俄勒冈州自上世纪60-70年代开始种植葡萄酿酒,约有300多家酒庄,700多个葡萄种植户,共同种植着约14,000英亩的葡萄园,无论是酒庄数量上来讲,还是葡萄园的面积来讲,大约仅是加州的1/8左右,远不能与之相比。但俄勒冈人没有盲从他人种植解百纳(Cabernet)种系的葡萄,却独辟蹊径,在黑匹诺上做起了文章。俄勒冈州日照时数较长,昼夜温差大,而且可延至9月底或10月初采摘,而位于其南边的加州8月底就要采摘。所以俄勒冈州人因地制宜,较多地种植适于本地生长的匹诺(Pinot )种系的葡萄,其种植面积达8000英亩,占其总面积的1/2强。虽然其种植历史仅有短短几十年,但俄勒冈州已以“匹诺州(Pinotcentre State)”而闻名海内外。

    自1887年起,每年7月底,在俄勒冈的梅克敏威尔镇(McMin-nville)举行传统的历时3天的“国际黑匹诺葡萄酒大会(International Pinot Noir Conference)”,这可以算作黑匹诺葡萄酒酿造者及黑匹诺酒客的盛会,也可以说是钟爱黑匹诺葡萄酒的人们一年一度的饕餮大餐。与会者有大约700多人,其中酿酒师近百人,除去俄勒冈本州酒庄的外,还有来自其邻州华盛顿州、加利福尼亚州、以及“新老世界”法国勃艮第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奥地利的酿酒师们,不远万里前来相聚。

    这里还要一提的是,此类聚会是市场化运作,与会者是要付费的,因为自带“粮票”的酒客就有500多人,3天的盛宴每位酒客要付800多美元,相信组织者只赚不赔。盛会的地点就在镇上已放夏假的利菲尔德学院的校园里,大多宾客被就近安置在人去室空的学生宿舍里,那些宾客都没有丝毫抱怨,反而打趣道“再次回味大学校园生活”。如此一来,一则使得尽可能多的酿酒师得闲到会(离葡萄收获还有2个月的时间),二则组织者节约了支出,美国人的生意经可见一斑。

    2006年是该盛会的连续第20届,据说规模是与时俱进。自认为参加过多次类似盛会的我,又一次见了“世面”。会议简短,也就1小时,主持人宣布会议开始,并没有什么正装革履的要员致辞讲话之类,直奔主题,让所有酿酒师一一登台自我介绍,至少听到有不下10人说自己是10届以上的老会友啦。此举,一则尊重酿酒师,二则让与会的酒客作为消费者可找到自己心仪酒的酿制者,以便在未来两天内,对号入座地去找生产者直接对话,或探讨或理论。会议无着装要求,清一水的休闲装,短裤、花衫、凉鞋乃至拖鞋比比皆是,牛仔打扮的酿酒师在这里是稀松平常,一位来自法国勃艮第的酿酒师带着12岁的准酿酒师儿子上场,引起一片喝彩声。

    正餐时,高高的橡树下,大片绿草地,白色帐篷,色彩斑斓的人群,觥筹交错,欢声笑语,俨然一个美国度假大Party。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同的,就是职业斟酒师,无论是艳阳高照的午餐还是灯火通明的晚宴,一律黑色燕尾装,游弋于各桌台之间,也是一道风景。更令人感到搞笑的是,聚会结束那天是星期日,按日程是Champagne Brunch(香槟早午餐),斟酒师上装依然是黑色正装,架一副黑墨镜,下装竟然是沙滩短裤、拖鞋,我拉住一位叫杰弗瑞的斟酒师,问及缘由,他讲,此举是为了让就餐的宾客感到星期天是更加放松的时刻,这真是诙谐的“美国式早午餐”。

     此行要去的第一家酒庄是亨利酒庄(Henry Estate),位于安帕夸山谷。从尤金(Eugene)向南行,沿途山路崎岖,但别具风光,两边是美国无处不在的冷杉,层层叠嶂,高耸入云,沿着贯通整个北美的5号公路行驶大约70公里,在离安帕夸河入海口约10余英里处一片较平坦的河谷上,就是亨利酒庄。

    下车时,我或多或少有些惊愕,这里有无数的坡地,但庄主却选择了平地,庄主Scott Henry,中等身材,不善言谈,但有问必答。在问及为什么选择此地时,他说这里四面环山,在海拔近1,000英尺的谷底,利于积蓄地温,土质是钙质较高的石灰质,而在炎热的夏季,有来自西南向山口的西太平洋的凉爽季风调控,为什么不在这里呢?谈起酒庄下一步发展时是否还要扩展匹诺种系的葡萄,而考虑解百纳种系并举(因其酒庄位于俄勒冈较南端,离加州的索纳玛山谷不远,那里赤霞珠种植较多),他坚定地说,从1972起,事实已经证明这里的小区域自然因素(terroir )是匹诺种系的理想扎根地,要知道,Scott 在从事葡萄种植及酿酒之前,竟是一位与葡萄酒行当风马牛不相及的13年的航空工程师。当年能把飞机送上天的人,现如今,来脚踏实地种地,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判断应该是理性大于感情用事。在品尝其酒庄招牌酒时,我们不得不折服其判断。而且其酒价委实不低,1998年份的黑匹诺,出酒窖价高达294美金/箱!据说,在美国供不应求。

    俄勒冈最壮观的欧式酒庄理当属金氏酒庄(King Estate),其主建筑群是红顶及鹅黄色的墙,在一片碧绿中突兀地建在海拔800-1100英尺高的山丘上。与其说是法国式样,莫如说是西班牙风格,葡萄园占地1,033英亩,葡萄藤的架势很新颖,在主干离土约1英尺的高度上嫁接出两根分别向两侧展开的结果藤蔓,并在最上沿用同一固定铁丝固定,这样就保证了通风日照,从而确保每串葡萄的质量,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,不可谓不是创意之举。登堂入室来,大气不失典雅,欧式传统环柱式壁炉、水晶吊灯一应齐备,装潢考究且注重细节与主体风格的协调,并极好地把握住艺术与实用的结合,譬如,洗手盆是欧式紫铜人工打制,配以电子感应开关。酒窖更是竭尽地下穹顶之能事,欧韵十足。这里已经不仅仅是在做酒、卖酒,而且已经衍生出许多社交功能。如其“酒堡俱乐部”(The Tower Club),就终年不间断地有名目繁多的活动,美酒已仅仅是社交活动的媒介而已,再经询问,才得知该酒庄的历史只有短短的14年。主人是金氏三世(Ed King III),初听到其称谓时,或多或少诧异,在问及是否是欧洲贵族血统时,答道,因三代同姓同名,英文可用的以示长幼区别的后缀Sr、Jr.业已用完,到他这里,只得称金氏三世,也就是King氏家族的第三代。现今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跟法国波尔多较劲时,俄勒风州或多或少地与法国勃艮第比肩,就此与金氏三世探讨俄勒冈要做“勃艮第第二”时,他机敏地玩了个英文文字游戏:“我们是没有第一的第二(Yes, we''re second, yet, the second to none)。”在俄勒冈还有一家酒庄美莎拉(Maysara Winery),是由30年前从伊朗来的移民创建的,庄主Moe Montazi 在梅克敏威尔西南不远处的一大片坡地上精心打理着一片葡萄园。陡峭的坡地,看上去颇似欧洲莱茵河边的某处葡萄园,整洁有序,而其黑匹诺的酒质委实不俗,2003年份的Jamsheed Pinot Noir是酒庄当家酒之一,酒体丰满但不霸气,适中的单宁携带着浓郁的黑草莓香气,实在是佐餐或烤或烹的羊肉的佳配。在其酒窖入口处陈列着一份美国白宫的菜单,是2005年布什夫妇在肯尼迪中心款待到访中国客人的,其中选用了一款美莎拉的葡萄酒。想来,在伊斯兰极端教义充斥的伊朗,饮用任何酒类都被视为邪恶之源,更不用谈酿酒啦,作为这个国家的移民,Montazi先生在美国可以有太多的谋生选择,但他选择了种葡萄、酿酒,并且酿出了上乘好酒。俄勒冈州的酿酒历史如前文所述,不像加利福尼亚州那样长,后者百年历史的酒庄也能找出几家,数代做酒,更不要说欧陆那些“旧世界”啦,而俄勒岗的酒庄是英雄不问出处,也就是只要你敬业,一切都是有可能,这是否就是趋之若鹜的各国移民们所憧憬的美国梦吧。

   有机种植及环保意识已经不是什么新话题,但如果一家酒庄从其一起步便有此意识就不易。假如从俄勒冈州尚没有葡萄酒厂时,就将此作为自我遵循的准则,那就更加不简单啦。但在俄勒冈就有这样一家酒庄,创始人是50多岁的苏珊女士,她在上世纪70年代,凭借年轻时的勇气、自信,创建起以其姓氏命名的环保酒庄Sokol Blosser。在其酒庄可以看到多家机构对其有机种植及环保的认定证书,USDA、LIVE、LEED等等,但她似乎尚不满足现状。在问及其目标时,她的儿子答道,要使其酒庄达到生物多样性的环保生产模式,简言之,将现在田间使用生物能源的拖拉机换成马车。此举在全球石化产品消耗第一大国的美国,不能不说是振聋发聩之提议。

    在每家酒庄无一例外的都有灰皮诺(Pinot Gris)葡萄酿制的白葡萄酒与黑皮诺酿制的红葡萄酒搭档展示或销售,开始品尝灰皮诺时,除白葡萄酒应有的清脆、令人欢悦的果酸外,在其结束时还有极好的奶油香气。我疑为在橡木桶中陈化,没想到竟是100%%钢罐酿制。据说,灰皮诺生长期长,在北美是极易打理的葡萄品种,种植管理简单,酿造亦然。如此这般,想必在中国以霞多丽为主打的白葡萄酒市场,灰皮诺应该是大有市场潜力的。除了灰皮诺之外,几乎家家或多或少都有卓美娜(Gewurztraminer)、穆勒-萨高(Muller-Thurgan)白葡萄,这些白葡萄品种只有在相对寒冷的地区表现良好,如德国、德法交界的阿尔萨斯地区,如今这些白葡萄品种在北美地区也是如鱼得水。

    上述到访的酒庄,都是以本地自有葡萄园为根本而种植,酿制精品酒为主。此外还有一家酒庄也值得一提,Firesteed是一家在法国可被称之为“酒商”(negociant)的酒庄,而在10年前的美国,被称之为“虚拟”酒庄,因为没有自有的葡萄园,没有酒厂,更没有资金,只是凭着自己已掌握的销售网络、对自己酿酒经验的信赖,更是凭着自己的信誉,向果农和酒厂签订长期合同,并按自己的标准分别对果农及酒厂提出生产要求。如此这般,价位适中(15-25美元/瓶)、品质有保障的葡萄酒就酿出来了,并很快完成了理念转换成利润的循环,生意红火是在意料之中,在这之后,才在俄勒冈选地办起了实质性的酒庄Firesteed Estate,酒庄今年已有生产7万箱酒的能力了。但至今,该酒厂仍在意大利的皮埃蒙特拥有另一间“虚拟”酒庄,贴标销售Barbera d''Asti D.O.C. 酒。可能你以为做此事的是毛头小伙子,那你就错啦,庄主Howard Rossbach先生是位年过五旬的智者。

    到访过的数家酒庄,应当是俄勒冈葡萄酿酒业的骄傲,在为时不长的时间内,就在黑匹诺红酒这一酒种上崭露头角。但是,在号称“黑匹诺州”的酒乡里,很难找到黑匹诺酿造的气泡酒,众所周知,黑皮诺是与霞多丽并驾齐驱的酿造上好香槟的葡萄品种,只不过黑皮诺是去皮发酵,之后的瓶储、转瓶乃至瓶中二次发酵工序,与霞多丽别无二致。除法国香槟区以外,其他国家也酿造为数众多的气泡酒,如西班牙的Freixenet酒厂,其气泡酒品质决不次于法国老牌子香槟酒,只是由于知识产权的缘故,Freixenet只能可怜巴巴地将自己列为气泡酒,对其产品被排出香槟之列忿忿不满,一怒之下,全资买下法国一家顶级香槟酒厂,从而与法国人平起平坐,此当另一话题。前不久,在西班牙参观Freixenet酒厂时,其销售总监称,美国是Freixenet最大的市场,换言之,美国既然有市场需求,但俄勒冈的酒庄鲜有生产,着实令人不解,就此我曾求教过数人,俄勒冈葡萄酒局的执行董事、国际部经理以及酒庄庄主,似乎都觉得茫然,想必是对储酒的地窖投资过大,吓退了庄主,但对金氏酒庄的财力来说想必不在话下,但已错过了当面询问金氏三世的机会了。

    顺便再谈谈我们吧。我们的中餐,从南至北,无论哪个菜系,极少有那些像法式牛排似的生鲜肉类上桌,需要带锯齿的利刃对其切割,更需要酒体特别厚重的波尔多类型的红酒来压住那血腥。其实我们的中餐菜肴,倒比较适合这些酒体适中的黑匹诺红酒,东坡肉、红烧鱼均可相配,但只是可惜,国内国产葡萄酒品种畸形、同质化走向极端,要说红葡萄酒,满世界全是赤霞珠。酒菜搭配的佐餐文化亦待普及。俄勒冈酿酒人的做法或许对国内酒厂会有所启迪吧。

发表评论

      热门点击

        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