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葡萄酒资讯网

提问侍酒师田崎真也的8个非典型问题

2009/09/02 14:34 来源 : 《酒典》 作者 : 文/Jim Boyce 译/马会勤


作者Jim Boyce(左)与Shinya Tasaki

  田崎真也(Shinya Tasaki)先生1995年赢得了世界最佳侍酒师的头街,成为首位荣获世界最佳侍酒师的日本人士,担任国际侍酒师协会技术委员会的领导职务,7月监督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家侍酒师大赛的评委团。我想,如果有人对如何侍酒有些稀奇古怪间问题的话,田崎先生肯定能够回答,  哈哈!接下来就是他对我提出的8个问题的答案。
   
  Jim Boyce:假如我的红酒太凉了,而我想马上就喝,请问我可以把酒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吗?
  
  田崎真也:用微波炉是可以的,  因为微波炉加热本身并不会改变酒的结构.但你得小心不要让酒温升到18℃以上。另一个办法,是将葡萄酒倒瓶3—4次,在醒酒器中倒几个来回有利干提高葡萄酒的温度,当然,这种方法和使用微波炉相比会使葡萄酒中溶解相当多的氧气。
   
  Jim Boyce:那我能把太凉的红酒泡在热水中吗?
   
  田崎真也:如果用热水,温度不能超过30℃。如果你将酒瓶放在非常热的水里,  酒会受到很大的刺激,并导致相当多的溶氧。如果你用微波炉,  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。
   
  我补充一点,  日本清酒传统上是加热喝的,  现在很多的日本人都用微波炉来加热清酒。
   
  Jim Boyce:假如我把一瓶葡萄酒放在冷冻籍里忘记拿出来了, 等发现的时候,这瓶酒己经结冰,半个瓶塞也因为酒的冻结而涨出来了。这瓶酒还能饮用吗?
   
  田崎真也:因为这瓶酒己经结冰了,所以会产生2种影响:一、酒中的酒石酸会形成晶体,达这会让这瓶酒品尝起来在酸度方面不像先前那么强烈。二、当酒结冰时,体积膨涨并吸收氧气,这样酒喝起来会比较平淡。
   
  Jim Boyce:假如天气很热,我想让我杯中酒保持冷凉,能不能冻一些葡萄酒冰块,然后把它们加到酒杯中呢?
   
  田崎真也:正如品尝一瓶结冰的葡萄酒,这种做法同样会因为葡萄酒结冰而吸收更多的氧气。你可以这样做,只是葡萄酒喝起来会比较平淡。
   
  Jim Boyce:如果我有一瓶酒,但没有开瓶器,  怎么才能打开这瓶酒呢?
  
  田崎真也:很简单.你只需要找一些足够坚固的细长的物件,比如一支铅笔,将瓶塞推到酒瓶里就行了。当瓶塞被推进瓶中,用铅笔把瓶塞拨到远离瓶颈的地方,你就可以倒酒了。瓶塞在瓶子里会飘正葡萄酒与空气之间的地方,这样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   
  当你开瓶时,把酒塞弄断了,也可以用这个方法补救。如果你用开瓶器将断在瓶颈里的酒塞拔出,有可能会使瓶塞碎掉,这样酒里就会有些酒塞的碎块了。因为酒塞的碎块是固体,较好的方法就是把它推到瓶里,然后冉开始倒酒。
   
  Jim Boyce:当专业人士滗酒时,他们都会在瓶颈附近放一支蜡烛或者一个光源,达样在沉淀快耍倒出来的时候就能看见,防止倒出。我能否用一个新的尼龙网做滤器,达到同样的目的呢?
   
  田崎真也:尼龙网不管用,但是的确有些过滤器能用来代替蜡烛或者光源。比如说波特酒,年份波特的颜色非常深,  我们根本看不透酒液,这时候可以用过滤器。
   
  Jim Boyce:有时候我发现一款酒带有“软木塞昧儿”是通过品尝和闻这款酒本身,而不是通过闻瓶塞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   
  田崎真也:光闻瓶塞并不能得到所有的信息,这就是为什么侍酒师除了闻瓶塞,还会经常品尝葡萄酒。举个例子,当酒窖的湿度不合适,或者在葡萄酒发酵和陈酿的过程中霉菌进入了酒中,  都会使葡萄酒出现问题.  而这时酒塞并不会有明显的毛病。实际上,即使采用螺旋帽,你仍然可能发现葡萄酒有“软木塞昧”。
   
  Jim Boyce:万一我吞下了一个酒塞,  我会中毒吗?或者酒塞也算粗粮?
   
  田崎真也:你不会有事儿的。软木塞是纯天然的。但是不要一口吞下整个的软木塞,  它可能会卡在你的喉咙里。对了,不要吃下塑料的瓶塞。

      酒师新闻

      更多>
      南非葡萄酒协会侍酒师杯亚洲区准决赛名单公布

      南非葡萄酒协会侍酒师杯亚洲区准决赛名单公布

      三年一度的南非葡萄酒协会 (Wines of South Africa, WOSA) 侍酒师杯比赛是一国际性活动,亚洲区半决赛于近日…

      酒师常识

      更多>
      “侍酒师”该怎么解释?

      “侍酒师”该怎么解释?

      对于越来越讲求方式与品质的餐桌,吃饭事大,喝酒事也不小。进入一家不错的餐厅,吃好倒不会太难,喝对对于…

      酒师人物

      更多>
      吕杨MS:成为大师这一路,这一年!

      吕杨MS:成为大师这一路,这一年!

      “你是有机会走到顶的!Corinne跟我说……”是的,他是中国葡萄酒圈最早登顶的华人,亦是全球首位华人侍酒师…